导弹营区-盘点起了过去一年“神威导弹营”让人印象深刻的几宗“最

  • 时间:

【哈里王子回应退出】

最香的一頓飯“老鄉的烙餅,是我這一年吃過的最香的一頓飯。”司務長馬聖鑫說。

“建好是在傍晚,夕陽照過來,營區的荒漠迷彩變成了金色。”馬佳帥說,“這是我住過的最華麗的房子了!”

“那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大的風。”張忠昊說,那次,他們跟車在野外執行任務,大風吹得十多噸重的大車都在晃,幾個人擠在車裡,裹著睡袋和被子,凍醒又睡著,睡著又凍醒。“車裡擠不下,副連長睡在車下一個箱子里,”張忠昊回憶,“天亮了我下車一看,他都快被沙子埋住了,真不知他那一夜是怎麼過的!”

“數數除了這個‘最’,咱們去年還有哪些‘最’。”呂亞奇的話開啟了新話題,官兵們你一言我一語,盤點起了過去一年“神威導彈營”讓人印象深刻的幾宗“最”。

“‘神威導彈營’的戰旗通過天安門廣場的那一刻,是我們最榮耀的時刻。”春節前夕,中部戰區空軍某地空導彈營,一場主題為“年終盤點”的茶話會上,中士呂亞奇的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振奮起來。

“剛到戈壁灘,滿目荒涼,別說人了,連棵草都沒有。”馬佳帥回憶,“當時心就涼了:這能住人嗎?以後的幾個月都要在這裡過?”

“不到一天,我們就建成了一個應有盡有的營區!”馬佳帥說,戈壁營區飯堂、廁所、洗澡間、衛生室、活動室一應俱全,四周是車輛圍起來的“城牆”,再用偽裝網把整個營區嚴嚴實實罩起來,跟周圍的戈壁灘融為一體。

盛情難卻,他乖乖坐下,接過大嬸遞來的碗筷。烙餅的熱氣,蔥花的香氣,還有廚房的油煙氣撲在臉上,馬聖鑫不由自主就紅了眼眶。

最“拉風”的一天“戈壁灘上的風沙啊……”上等兵張忠昊一提起這個,身旁戰友都在吐舌頭:“你懂的!”

春節前的一天,馬聖鑫到駐地周邊一家五金店買螺絲。那是一間很小的店面,後半間就是廚房。

隨著裝備升級和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入,大西北無人區的演兵場是他們每年都要“光顧”多次的地方。對於初來乍到的年輕官兵,嘶吼的風沙是戈壁灘給他們上的“第一課”。

“最華麗的房子”下士馬佳帥說,他所住過的“最華麗的房子”,是在駐訓的戈壁灘上。

然而,戰士們沒有被嚴酷的環境嚇倒。就是在這樣的風沙里,他們圓滿完成駐訓任務,取得某項高難課目的歷史性突破。

這個營曾開創地空導彈擊落噴氣式飛機的先河,被空軍授予“神威導彈營”榮譽稱號。2019年國慶當天,“神威導彈營”的戰旗作為戰旗方隊100面戰旗中的一面,通過了天安門廣場。呂亞奇,就是擎旗手。

新華社北京1月24日電題:數數咱營幾宗“最”——空軍“神威導彈營”的年終盤點

老兵們卻熟門熟路開始平整“營區”,搭建帳篷。口號聲中,他們配合默契,動作利索極了。馬佳帥的沮喪沒持續多久,就加入到打地釘的隊伍里。

“太舒服了,太快了!”戰友們把“劉氏加固器”評為年度“最成功的偷懶”。

“老闆娘正在竈台前烙餅,見我穿著軍裝,二話不說就端來一把小凳子:‘孩子,你來得正巧,先坐,嘗嘗大嬸烙的餅。’”馬聖鑫回憶。

按老辦法,每個固定點要用8號鐵絲捆扎16股,再用絞棒絞緊。兩個倉體,30多個固定點,劉衛他們八個人剪、甩、穿、絞,幹了四個多小時。完成後,所有人都累癱在地上。固定裝備,成了全班的“噩夢”。

張忠昊把那天評為他過去一年最“拉風”的一天。“經歷了第一次,以後風沙再大也不在乎了。”他說,睡在帳篷里,大風拍得篷布啪啪響,睡前的半盆水早起變成半盆沙,甚至睡著睡著,帳篷被吹跑了……

“不行,這效率太低了!”劉衛說,若是戰時,這麼慢的出動速度,只有吃敗仗的份兒,“必須得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