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CPI上涨完全是因为单一的猪肉价格上涨的供给问题导致的

  • 时间:

【台风法茜袭击日本】

受豬自身周期以及非洲豬瘟疫情導致大量生豬被撲殺影響,中國豬肉價格8月同比飆升46.7%,“凶猛”的豬價徹底蓋過鮮菜鮮果價格漲幅回落的影響,帶動8月CPI同比漲幅持穩在上月觸及近一年半高點。倘若未來豬價持續高位,不排除四季度個別月份CPI有突破3%的可能。 路透社分析,指不過非食品價格面臨下行壓力,以及8月PPI同比降幅進一步擴大,均顯示著實體經濟需求不足。和此前幾輪主要由需求過旺以及貨幣擴張帶動的通脹周期相比,本輪只有豬肉價格帶動的食品價格上漲,其它商品和服務價格普遍下跌。 儘管豬肉價格回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分析人士認為,CPI漲幅全年破3%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從宏觀政策角度來看,單一商品供給引發的價格上漲不應成為主導宏觀政策的干擾因素,現在更應該關註的問題是總需求不足,因此還是應適度加大逆周期調節的政策力度,避免實體經濟增速快速回落。 中國國家統計局周二公佈,8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2.8%,高於路透調查預估中值的2.6%,與上月觸及的17個月高點一致。其中,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0%,非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1%。 國家統計局數據並顯示,8月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下降0.8%,創2016年8月以來最大降幅(當時亦為下降0.8%);路透調查預估中值為下降0.9%。上月PPI則同比降0.3%,為三年來首現負值。 “今年CPI走高前期主要是受蔬菜水果價格上漲,近期則是受豬肉價格上漲帶動,而豬肉是有生產周期的,在前兩年低位後加之受豬瘟影響,價格上漲也在意料之中,但總體看對物價不會有太大衝擊,畢竟目前整體需求都比較疲弱,”中國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牛犁稱。 他並稱,PPI同比跌幅較7月擴大,顯示生產領域的需求依舊不旺,整體都呈現供需疲弱的態勢,與目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走勢比較吻合,顯示生產方面的動力和熱情都不足。 “物價數據延續了兩個分化的態勢,一是CPI和PPI明顯分化,CPI維持在高位,PPI是年內新低且降幅明顯擴大,二是CPI中的食品價格和非食品價格分化,食品價格在豬肉帶動下環比大幅上漲,同比也是很高水平,非食品價格又是年內新低。”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稱。 他指出,兩個分化顯示,現在CPI上漲完全是因為單一的豬肉價格上漲的供給問題導致的,生豬和母豬存欄量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持續大幅下降,且下降態勢目前沒有根本性扭轉,供給短缺帶來價格快速上漲,加上中秋節的節日需求帶動,8月豬價漲幅高達46%,單獨一個產品對CPI的貢獻就超過一個百分點,若豬肉價格扣除,CPI同比是很低的水平。 “從宏觀政策角度看,單一商品供給引發的價格上漲不應成為主導宏觀政策的干擾因素,現在主要矛盾還是需求不足,”唐建偉稱,“要適度加大逆周期調節的政策力度,近期財政和貨幣政策都在適度加力,方向是對的。” PPI數據低迷打壓中國股市,滬綜指.SSEC早盤收跌0.36%報3013.71點,滬深300指數.CSI300下跌0.57%;人民幣兌美元CNY=CFXS即期早盤則大漲逾百點至7.1149元,中間價續升創近半月新高。 具體從CPI的分項來看,8月畜肉類價格同比上漲30.9%,影響CPI上漲約1.31個百分點;其中,豬肉價格上漲46.7%,漲幅比上月擴大19.7個百分點,影響CPI上漲約1.08個百分點。牛肉、羊肉和雞肉價格漲幅在11.6%-12.5%之間。 8月鮮果價格同比上漲24.0%,漲幅較上月回落15.1個百分點,影響CPI上漲約0.39個百分點;鮮菜價格同比下降0.8%,影響CPI下降約0.02個百分點,為同比連續上漲18個月後首次轉降,上月為上漲5.2%。 “(豬肉、鮮果、牛肉、羊肉和雞肉)五項合計影響CPI上漲約1.66個百分點,”國家統計局城市司高級統計師沈贇在解讀8月通脹數據時稱。 他並透露,據測算,在8月2.8%的CPI同比漲幅中,去年價格變動的翹尾影響約為0.6個百分點,新漲價影響約為2.2個百分點。 8月CPI環比上漲0.7%,路透調查預估中值為上升0.5%;PPI環比下降0.1%。 海通證券宏觀團隊薑超、李金柳也在研究報告中指出,生豬存欄大規模下降導致的供需失衡,造成了近期豬價的暴漲,主因非洲豬瘟,存欄大幅減少。 “豬價已創新高、存欄卻未見底...出欄仍需時間,最快明年年中,”報告稱,樂觀假設已經採取的穩定生豬養殖的措施能在9月及時減緩生豬存欄的跌勢,考慮到從補欄母豬到生豬出欄存在繁殖和生長的時滯,預計豬價到明年二季度仍有上行壓力。 今年9月初,22省市平均生豬和豬肉價格已分別超過每公斤27元和每公斤36元,創下歷史新高。“若未來豬價持續高位,CPI豬肉分項同比漲幅到年底不排除突破50%的可能,推動CPI同比短期上行,四季度CPI同比或將升至3%以上。”海通稱。 儘管以豬肉價格為首的食品價格帶動CPI同比漲幅處在高位,逼近年初政府制定的3%左右的通脹目標,但非食品價格缺乏上行動力,以及PPI同比跌幅加深,目前更讓決策層擔心的恐怕是總需求不足。 此前出爐的宏觀經濟先行指標--中國8月官方製造業PMI再度下行,進一步印證政治局有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判斷。但在全球經濟放緩、國內經濟新舊動能轉換尚未完成、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衝擊下,本輪經濟磨底或者需要更長時間。 “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受外部不確定因素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大,適度逆周期發力是必要的,避免經濟快速回落。”唐建偉稱,“不排除年內CPI繼續走高,個別月份超過3%,但全年破三可能性不大。” 為了穩定總需求,上周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將資金更多用於普惠金融;同時,根據項目建設需要,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 隨後在上周五,中國央行宣佈全面降準及定向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人民幣。但昨日央行意外未對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進行續做,而僅進行七天期逆回購對沖,公開市場單日凈回籠565億元人民幣。顯示在降準生效前,央行無意過多增加流動性而釋放“大水漫灌”信號,市場對資金總量預期則較為平穩。 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應習文也稱,由豬肉推動的CPI超預期上漲,和工業領域不景氣導致的PPI通縮仍然形成鮮明的對比,CPI與PPI的背離在歷史上經常發生,根源是其各自背後代表的不同經濟學現象和不同領域經濟周期的輪動性,貨幣政策仍應全面考慮各項通脹指標,並分類施策。 “本月核心CPI同比增速再次回落0.1個百分點至1.5%,反應整體需求不旺,貨幣政策上推出降準恰逢其時,在LPR制度有所完善後,市場利率(MLF)的調整也有所期待,”他表示,至於CPI的上漲則應從供給側入手,繼續穩定豬肉生產,當然也要對豬肉價格的回落報以一定耐心,避免用力過猛導致明後年豬賤傷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