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源高中-使得家长、考生对本地学校教育质量不信任

  • 时间:

【LPL夏季赛总决赛】

該老師還表示,對學生簽訂“預錄取協議”是眾多高中挖優質生源的常見手段之一,只要瞭解到學生足夠優秀,即便中考失利,也能走其它渠道錄入協議學校。這對於考生和家長來說,是難以抵擋的誘惑。

“這個規定近幾年一直在流傳,只是我們沒怎麼註意。”陳女士坦言,證實了這個“潛規則”之後,夫妻二人猶豫了幾天,最終還是決定以孩子為重。就這樣,陳女士的孩子進入了主城區讀高中,而她也不得不放棄晉升副園長的機會。

當地教育部門的相關負責人稱,這是掐尖造成的惡性循環。好生源的流失,使得學校沒有好苗子,教育成績當然大打折扣;教育成績的下降,使得家長、考生對本地學校教育質量不信任,加劇了流失;成績出不來,學校、老師的自信心、成就感遭遇挫折,一些好的師資紛紛出走,這又是對教育質量的釜底抽薪,“嚴重破壞了教育公平,加大了區縣與主城區的教育差距。”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重慶主城區一所高中的招生老師將招生形容為“地下工作”,每逢學生中考前,他們會提前利用早就佈置好的關係向各中學的老師打聽優質生源的名單及相關的學習成績檔案,然後有針對性地向老師、學生、家長宣傳學校優勢,以及能給予的優惠政策等,“這些工作都不能明著來,只能悄悄進行。”

“我們當家長的,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孩子成才,能讓孩子讀更好的學校,我們當然不會拒絕。”不少家長坦言,主城區的學校,無論是師資力量,還是硬件設備,都好過區縣,讓孩子進入更好的學校讀書,能讓他的未來多一些可能性。

郊區縣的生源“保衛戰”“我們夫妻倆糾結了好長時間,才決定以孩子的未來為重,放棄晉升機會。”日前,重慶一近郊區縣的某公立幼兒園老師陳女士向記者透露,今年因為孩子要離開當地去主城區讀書的緣故,她放棄了晉升副園長的機會。

在重慶,重點高中頻頻掐尖招生,一些郊區縣則“防守”乏力。優秀生源的流失,拉大了郊區縣與主城區的教育差距——

據陳女士介紹,她的孩子一直成績不錯,今年中考又考出了好成績。考試前,當地幾所重點高中的領導就曾找她商量,簽訂相應的就讀協議,即便孩子中考成績分數低點也能就讀。“這被我直接拒絕了,因為我相信孩子能考上主城區的好學校。”陳女士說,孩子中考成績一齣,我們夫妻倆和孩子的手機都被“打爆”了,全是縣城高中學校招生的電話,但全部被她們回絕了。

“我們根本無法與主城區的名校競爭,畢竟區縣的教育資源有限。”重慶遠郊區縣一所中學的校長對記者表示,“早幾年,我們學校的升學率還說得過去,但伴隨掐尖現象越演越烈,每年大批優質生源像泄洪一般流失,高考上線率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掐尖招生也引發了學生家長的擔憂。有家長稱,學校為了爭搶生源給學生極限施壓,使得孩子“想改志願也改不成”;還有初三學生被名校看中後,就要與其“簽約”,還得繳納一定的保證金,同時,簽約後孩子會被要求提前學習高中課程,承受壓力巨大,家長質疑這樣做對孩子的長遠發展不利。

在重慶多位教育界人士看來,掐尖在成就了所謂“名校”的輝煌之後,卻傷了“被掐”地區的教育生態。

趙春青 畫近日,重慶各大重點高中陸續開學,學校的高一教室里又坐滿了“好苗子”。他們中不少人來自郊區縣,被這些名校以提供獎學金、提前一年預錄取等多種方式“爭奪”過來。

“這些工作都不能明著來”近些年來,重慶高中學校招生掐尖的現象屢見不鮮。

重慶一所中學的退休教師評價道:指標化招生,讓招生成為“面子工程”,“如果無限地誇大考試的作用,不僅無助於‘尖兒’的正常培養,反而還會真正把‘尖兒’給掐了。”

正因為如此,一些區縣政府為留住優秀生源,與當地高中聯合,採取政策性或強制性留人的方式,讓不少考生和家長陷入兩難境地。

近年來,學校招生工作在某種程度上陷入比拼錄取分數線高低、招錄優質生源數額多寡等指標化陷阱。重慶不少知名高中,甚至把這些指標當成是炫耀的資本。

“重病需要下猛藥。”有業界人士表示,要解決由來已久的“掐尖”問題,需要更加完善的教育制度和更加規範的招生行為。短期來說,需要多部門協同,暢通投訴、舉報通道,並對違規招生行為進行嚴肅問責,讓教育逐漸實現良性發展。

掐尖成就了“名校”,卻傷了“被掐”地區

對此,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重慶一所名校負責招生的老師稱,他們也不想把招生搞得像“打仗”一樣,但名校之間的競爭歷來激烈,“我們不主動出擊,優質生源就會被別的學校搶走,用不了幾年,學校就會從一流水準淪落到二三流水平。”

該負責人認為,面對掐尖現象,區縣出台一些應對規定並無不妥之處,只是某些區縣的方法有點不近人情,但一味“防守”不是長久之計,區縣應該著眼於提高教育質量,打造具有競爭力的學校,形成“水草豐茂,候鳥自來”的趨勢。

該人士表示,區縣教育部門給學生排名的初衷在於,將優質生源留在轄區。但由於多種原因,其它區縣或主城區的名校也能通過多種渠道獲得這份排名錶,因此,從小升初開始,重慶一些區縣就和主城區重點中學開始了尖子生的爭奪戰。

重慶特級教師熊艷建議,將小升初、初升高的考試成績“封鎖”起來,不要排名,也禁止炒作各校、各地區“前三甲”的去向,並重點打擊學校通過高價購買、竊取、哄騙等手段獲得考生信息的行為,同時,進一步推進教育改革,以標本兼治的方式應對屢禁不止的掐尖行為,讓教育更加公平。

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為了發展教育,重慶多個區縣想出多種辦法留住優秀生源,包括給公職人員子女擇校上“緊箍咒”的不成文規定。該人士稱,在重慶另一近郊區縣的一位正科級幹部,在被提拔的關口,因為孩子去了主城區讀書,就被暫停提拔了。

記者瞭解到,近年來重慶市一些重點高中為了提高升學率,不惜採取多種手段爭搶高分生源,帶來普通學校與“超級中學”的生源質量差距、區縣教育與主城區的差距拉大等一系列問題。

有受訪者稱,自從取消小學成績排名後,小學生成績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成了“秘密”,但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學生的考試成績出來後,當地教育部門會依據成績給學生排名,而這份排名錶也只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

就在陳女士考慮讓孩子去主城區哪所學校就讀的時候,她得知了消息:當地有規定,為了保證地方教育事業的發展,凡屬當地管理的所有公職人員的子女,初高中必須在當地就讀,否則不得晉升職務。

據媒體報道,2018年高考重慶理科前100名中,有近一半考生來自同一所重點高中,高分段幾乎被少數幾所重點中學壟斷。